瑞联盟自由创业,分享经济的背后,千亿财富的机会正在降临!

瑞联盟自由创业,分享经济的背后,千亿财富的机会正在降临!
瑞联盟自由创业,分享经济的背后,千亿财富的机会正在降临!
瑞联盟自由创业,分享经济的背后,千亿财富的机会正在降临!

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本月15日开庭,索赔两百余万

2021-04-09 00:53:26    来源:澎湃新闻
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本月15日开庭,索赔两百余万

  江秋莲收到开庭传票。图片来源:@黄乐平律师 微博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2016年11月3日凌晨,在日本东京住所门外,江歌被室友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杀害。有质疑者称,江歌的死与刘鑫有关。凶案发生时,刘鑫在住所内,未对江歌施以援手。当地时间2017年12月20日下午3点,日本东京地方裁判所当庭宣判,陈世峰犯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

  2018年10月15日,江秋莲通过微博表示启动对刘鑫的法律诉讼。2020年3月29日,青岛城阳区法院发布公告称,该院受理原告江秋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一案。

  2020年6月5日9时许,该案召开第一次庭前会议,刘鑫方面无一人出席。同年11月20日,该案召开第二次庭前会议。江秋莲方提出索赔金额为203万余元。

  澎湃新闻此前从江秋莲的代理律师黄乐平处获悉,本次起诉的主要理由为:被告刘鑫虽然没有直接参与陈世峰对江歌的故意杀人行为,但刘鑫对江歌死亡存在无可推卸的重大过错。

  黄乐平向澎湃新闻提供的起诉状显示,起诉理由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刘鑫为个人私利阻止江歌报警,以致日本警方无法及时介入对陈世峰采取强制措施。

  第二,刘鑫明知具有暴力倾向的前男友陈世峰存在暴力攻击他人的危险性,却未能对陪伴她的同伴江歌善尽提醒的义务,尤其是在她本人明显感知陈世峰的现实威胁而要求江歌深夜陪同一块回家的时候,却始终没有提醒江歌要警惕陈世峰的暴力伤害行为,导致陈世峰能够接触到江歌并实施犯罪行为。

  第三,刘鑫在遇险时从内侧将门反锁将江歌隔离门外,阻断了江歌唯一的求生路径,导致江歌无法逃避陈世峰的暴力伤害,最终因无法抵挡陈世峰的暴行而遇害。

  第四,凶手陈世峰逃离后,刘鑫明知江歌的受害状态,但并未采取任何施救措施,放任江歌的伤情发展,最终江歌因失血过多抢救无效而死亡。

  收到开庭传票的江秋莲表示,她届时将到场参加庭审。

  早前报道:

  江歌母亲对刘鑫起诉状:阻止江歌报警 阻断逃生路径

  江歌母亲江秋莲起诉刘鑫的民事起诉状全文首次曝光。

  11月19日,澎湃新闻从江秋莲的代理律师黄乐平处获悉,江秋莲以生命权侵权纠纷为案由起诉刘鑫,起诉的主要理由为:被告刘鑫虽然没有直接参与陈世峰对江歌的故意杀人行为,但刘鑫对江歌死亡存在无可推卸的重大过错。

  黄乐平向澎湃新闻提供的起诉状显示,起诉理由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刘鑫为个人私利阻止江歌报警,以致日本警方无法及时介入对陈世峰采取强制措施;

  第二,刘鑫明知具有暴力倾向的前男友陈世峰存在暴力攻击他人的危险性,却未能对陪伴她的同伴江歌善尽提醒的义务,尤其是在她本人明显感知陈世峰的现实威胁而要求江歌深夜陪同一块回家的时候,却始终没有提醒江歌要警惕陈世峰的暴力伤害行为,导致陈世峰能够接触到江歌并实施犯罪行为;

  第三,刘鑫在遇险时从内侧将门反锁将江歌隔离门外,阻断了江歌唯一的求生路径,导致江歌无法逃避陈世峰的暴力伤害,最终因无法抵挡陈世峰的暴行而遇害;

  第四,凶手陈世峰逃离后,刘鑫明知江歌的受害状态,但并未采取任何施救措施,放任江歌的伤情发展,最终江歌因失血过多抢救无效而死亡。

  江秋莲在本案中提出民事索赔203万余元。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此案定于11月20日上午9点召开第二次庭前会议,江秋莲表示,还没有接到法院通知的正式开庭时间。

  案情回顾

  澎湃新闻注意到,前述起诉状中,江秋莲一方还原了案件的基本事实。

  起诉状显示,根据日本东京中野警察署、东京地方检察厅调查的证据及东京地方法院判决确认的事实可证实:江歌遇害前日,危害江歌生命安全的险情实际上已经开始发生。2016年11月2日下午,陈世峰因要寻找刘鑫复合,前往江歌公寓要求与刘鑫见面,刘鑫因为害怕要求江歌“尽快回家”予以解围。在意识到危险性时,江歌要求报警,但被刘鑫阻止。于是江歌回家帮助刘鑫,在江歌与刘鑫出门的时候,二人与等在门外的陈世峰发生了一些语言上的争执,随后江歌与刘鑫因为不同的行程而分开。陈世峰则尾随刘鑫到其打工的拉面店,期间伴有胁迫、语言暴力等,双方再次激发矛盾,在刘鑫为摆脱陈世峰告诉陈世峰自己捏造的“新的恋情”后,陈世峰彻底失去理智。11月2日晚11时左右,刘鑫因害怕陈世峰暴力伤害再次要求江歌等她一同回到江歌公寓,江歌则在地铁站出口等候被告近1小时。

  2016年11月3日凌晨,江歌等到刘鑫,两人一同从地铁站往住所行进。在刘鑫和江歌到达东京都中野区中野6丁目20番5号大内公寓二楼正要进入江歌所租住的201室时,潜伏在三楼的陈世峰突然出现,准备杀害刘鑫。刘鑫先江歌一步进入201室内并迅速反锁房门,致使江歌无法进入自己所租住的房屋内,在狭窄的公寓走廊内无处逃生。随即江歌被一心想要杀害刘鑫的陈世峰连续捅刺11刀。因201室大门的猫眼可察看外部情况,在陈世峰开始杀人的时刻刘鑫报警,内容为“姐姐倒下了”需要救助。目击证人(江歌隔壁邻居203室住户)在听到声响后也开门查看,陈世峰见有人发现即刻仓皇逃离现场。在陈世峰逃离现场后,刘鑫在房间内再次报警,报警内容为“姐姐已经没有声音了”,要求警察叫救护车。刘鑫在能够查看门外状况,并且知晓门外倒地受害者即为江歌的情况下,却始终没有对江歌实施任何救助行为、也未曾呼叫过急救电话119。

  东京警方到达现场后呼叫119,江歌被送往东京医科大学医院进行抢救。2016年11月3日凌晨2点20分,江歌最终因失血过多经抢救无效而死亡。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当地时间2017年12月20日下午3点,日本东京地方裁判所当庭宣判,陈世峰犯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

  2018年10月15日,江秋莲通过微博表示启动对刘鑫的法律诉讼。2020年3月29日,青岛城阳区法院发布公告称,该院受理原告江秋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一案。6月5日9时许,该案召开第一次庭前会议,刘鑫方面无一人出席。后受新冠疫情影响,该案原定于6月30日的庭审时间予以顺延。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相关推荐

  江歌去世4周年,妈妈把网暴者送进监狱:他终究没放过我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4年了,1460个黑暗的日夜

  今夜,注定难眠。

  此刻妈妈的心更痛。”

  昨天凌晨,江歌妈妈沉痛写下这段话。

  每年这天,对她是一种煎熬。

  4年前,江歌遇害,江歌妈妈至今没等来一句道歉。

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本月15日开庭,索赔两百余万

  前几天谭斌被判刑,算是一丝安慰,昨天她在文章中写下:

  "歌儿,今天妈妈去看你时没有哭。"

  谭斌是谁?一个不能跟他讲人性的人。

  当江歌妈妈沉浸丧子之痛以泪洗面,谭斌用尽一切卑鄙手段往伤口撒盐。

  用漫画丑化受害者:

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本月15日开庭,索赔两百余万

  为博眼球,赚流量,丧尽天良突破做人底线,编造子虚乌有的文章:

  《江秋莲自己克死女儿江歌,不能怨任何人》

  《江秋莲七百多天了还不安生,你想念你家鸽子就去买瓶敌敌畏就ok啦》

  阴阳怪气说她借女儿之死敛财:

  我没那么好福气,死女儿就能有钱花,珍惜这来之不易的钱吧。

  甚至连死者都不放过,捏造她是陈世峰情敌才被杀,把江歌遗照P写上“X妇”、“X货”极尽侮辱、谩骂。

  是人都干不出这事。

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本月15日开庭,索赔两百余万

  你一定以为他和江母有什么深仇大恨,并没有。素不相识、没有过节、他只是单纯坏到极点。

  哪怕接到法院传票,他也没有丝毫悔意:

  就凭江秋莲我能进监狱?呵呵,别幼稚了,早点和江歌团聚吧。

  只有弱者才把刀抽向更弱者。

  前一秒怼天怼地不见棺材不落泪,看到判决书秒怂。声称自己只是跟风参与骂战,所谓“情杀”也是误会,希望能和解。

  真是没脸没皮,对不知羞耻的人,无法谈廉耻,他被法律制裁实在大快人心。

  然而这件事没有结束。

  两天前,江歌母亲发声表示,攻击她的人没有因此收敛,又有人因为侮辱江歌被刑事立案。

  01

  事实上,4年来针对她的网暴变本加厉。

  很多人厌倦,无数人越来越反感她的眼泪与痛苦,干脆落井下石狠狠踩上几脚,仿佛这样才能彰显那点可怜的优越感。

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本月15日开庭,索赔两百余万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有人跑到江母视频下留言:

  丑死了,为什么要让我看到这张脸。

  还叫不叫我睡觉,吓死我了。

  这心理素质不错,在镜头前我可哭不出来。

  有人恶意满满自问自答:

  陈世峰谁招来的?

  陈世峰自己跟踪而来,没人请他来。

  江歌对刘鑫有恩吗?

  没有权威部门认证,这就是恶意碰瓷。

  人品如此肮脏不堪,叫“键盘侠”都是抬举,只能算键盘渣滓。

  夜色笼罩下,冷漠藏于墙角,黑暗栖身阴影,各自张牙舞爪大显神通。

  有人见硬的不行来软的,“好心”劝诫江母接受网络暴力:“承受多少赞美就要经受多少诋毁,接受多少捐款就要经受多少质疑。”

  这话说得多动听,如果事情发生在他身上,可不见得还这么大度。

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本月15日开庭,索赔两百余万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有卑鄙小人假装关心她,获得信任后又反过来伤害她,以至于她后来分不清谁是真关心。

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本月15日开庭,索赔两百余万

  阴险歹毒让人心生寒意。

  网上一群人站着说话不腰疼,跑出来让江母放刘鑫一条生路,劝她别总揪着不放:

  你虽然失去女儿,可刘鑫失去了快乐呀。

  人命不如情绪重要,人性薄凉不过如此。

  02

  她放刘鑫一条生路,谁又能放她一条生路?

  如果说生死关头没开那扇门尚且解释为本性懦弱,余下4年,她的所作所为真的无法理解。

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本月15日开庭,索赔两百余万

  将微博认证改成“留日学生刑案当事人”,好像只是无关紧要的一个目击者。

  她的宣言是:我是证人刘鑫,我不再沉默。

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本月15日开庭,索赔两百余万

  是的,她不再沉默,于是开始谩骂与嘲讽……

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本月15日开庭,索赔两百余万

  “暖曦”寓意温暖阳光,她用这个名字与过去告别。还收获一批忠实粉丝,很多人甘愿为她一掷千金,堪称人间迷惑行为。

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本月15日开庭,索赔两百余万

  我想起鲁迅在《而已集》里讲过一个故事:男人病入膏肓,隔壁放着留声机、有人狂笑、有人打牌、女人在船上哭着她死去的亲人。

  网上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越来越不喜欢江歌妈妈?

  “一开始我很同情,但是现在看见她妈妈在微博上面喷人,特别是看见支持者的言行,我越来越反感”。

  是啊,江歌不过是因为别人丢了命,不过是横死异国他乡,不过白白牺牲在24岁,你也不过少个闺女,你这么执着我都看腻了。

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本月15日开庭,索赔两百余万

  正如网友@胖猫咪scofield 所说:

  你的明天可以继续过,江歌的遭遇只是一个互联网上消遣时光的事件而已;而对于江母来说,她失去对未来所有希望,以及经济来源。

  所谓未知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03

  谁也不知道这四年,她如何熬过来。

  江歌被害第二天,江母连陈世峰都恨不起来,那时候她只有心疼。

  每日捧着照片泪流满面,失眠、焦虑、抑郁......

  人到中年,相依为命的女儿突然没了,她想一死了之。

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本月15日开庭,索赔两百余万

  朋友提醒她:你死了,小歌的冤仇没人报。

  从此,她背负一身伤痛,像刚强的战士踏上漫漫维权路。

  “迟来的正义是裹满瑕疵的正义,我也要追寻。 ”

  每天数着日子,心里空落落没有着落。

  我知道有很多事要做,还有诉讼材料需要准备,屋里很凌乱需要打扫,油烟机该清洗了,我却焦虑到什么都不想做。

  她在房间发现女儿生前藏起的小纸条,上面写着:秋天,您50岁的时候,我给您退休金。

  这笔退休金她却永远也等不到。

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本月15日开庭,索赔两百余万

  “如果还有一个人可以为歌儿讨还公道,我想永远睡下去不再醒来”。

  这条路她走得太难也太孤独,数次撑不下去想随孩子离开。

  房子突然振动起来,朋友让我赶紧下楼,我没有走,没有丝毫害怕。我赶紧到歌儿房间,生死对我而言已没有区别,天意使我和歌儿团聚,只是害我歌儿性命的人还活的好好,我有万般不甘。

  “歌儿喜欢整洁,现在,唯一整洁的是歌儿的房间。冬天给床上换上厚厚被褥,夏天换上凉被。”

  然而,妈妈布置再舒适的床江歌也睡不上了。

  04

  她太苦了。

  见不得魔鬼张牙舞爪,她疯了一样不顾形象与之扭打在一起,她注定无法成为传统意义上完美受害者。

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本月15日开庭,索赔两百余万

  冷眼看客们嘲笑她“打架”姿势不好看。抱歉,本来就不需要好看。

  她已经足够克制,只有做母亲的人方能体会到她万分之一的痛,她没必要活在谁的完美人设里。

  更让人心疼的是,即便内心千疮百孔她仍旧心存善意。

  她拒绝谭斌用14万和解,理由竟然是:我同情谭斌母亲,请谭斌用这14万元,在他服刑期间请人照顾他的母亲。

  善良并不稀缺,被邪恶中伤后仍旧保留善良才稀缺。

  不想让别人也失去孩子,她常常帮助转发寻人微博。

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本月15日开庭,索赔两百余万

  关注社会一举一动,也会字字铿锵替被虐儿童发声。

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本月15日开庭,索赔两百余万

  谁也没资格教她余生要温暖纯良,因为她已经足够善良。

  她需要一个说法、一句道歉、一个结果。

  谁都会遗忘这件事,唯独她不会。

  人类悲欢并不相通,若无法感同身受,请不要二次伤害。

  村上春树所说:以卵击石,在高大坚硬的墙和鸡蛋之间,我永远站在鸡蛋这边。

  网友@chen li曾有这样一段经历 :

  读大学时,宿舍楼里来个小偷,我拿起扫帚说,我们去把他赶走。舍友们一致决定要我一个人去,她们要把门关上。看,不到关键时刻,你都想不到自己会被这样对待。

  不是所有冷漠,都与自己无关。

  正义不会缺席,让卑鄙者无处遁形,也祝福江歌妈妈勇敢活下去。

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本月15日开庭,索赔两百余万

  如果能回到4年前,

  江歌告诉妈妈,刘鑫要在她那住几天,

  想必她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

  图片来源:微博、《局面》。

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均来源网络,全部转载,内容未经核实,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

平安普惠推荐人招募进行中......最省钱的兼职,单笔收益可达6000元!

平安普惠推荐人招募进行中......最省钱的兼职,单笔收益可达6000元!

瑞联盟自由创业,分享经济的背后,千亿财富的机会正在降临!

瑞联盟自由创业,分享经济的背后,千亿财富的机会正在降临!
瑞联盟自由创业,分享经济的背后,千亿财富的机会正在降临!
瑞联盟自由创业,分享经济的背后,千亿财富的机会正在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