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联盟自由创业,分享经济的背后,千亿财富的机会正在降临!

瑞联盟自由创业,分享经济的背后,千亿财富的机会正在降临!
瑞联盟自由创业,分享经济的背后,千亿财富的机会正在降临!
瑞联盟自由创业,分享经济的背后,千亿财富的机会正在降临!

“女教师举报猥亵女童遭停职”当事人微店遭遇大量退单 希望“重新调查”

2021-02-24 00:03:55    来源:红星新闻

原标题:“女教师举报猥亵女童遭停职”当事人微店遭遇大量退单 希望“重新调查”

  因广西平南县教育局2月21日的一则通报,“女教师‘越级’举报猥亵女童案后疑遭报复停职”事件再次进入公众视野。通报称,特岗教师”何思云在事发当年未能通过转正审核,系因未取得教师资格证。

  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何思云称自己遭遇“网暴”,短时间内自己所经营的微店遭遇大量退单,并称平南县教育局的通报只是涉事一方的说明,希望上级部门“重新调查”。

  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平南县教育局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证实何思云的二级教师职称在发现其资格证为假后“已经撤销”。该工作人员称评定职称时,没有发现其教师资格证为伪证。

  教育局:评定职称时未发现其教师资格证为伪

  2月21日,“平南县融媒体中心”微博发布平南县教育局的通报,通报对2017年平南猥亵女童案处理经过进行了说明,同时称特岗教师”何思云在事发当年未能通过转正审核系因未取得教师资格证。

  通报称 :何思云参加了2015年下半年、2016年上半年、2016年下半年3次教师资格考试,但成绩均不合格。何思云在其申报转岗材料中提供了复印有一份2011年7月10日桂林市教育局颁发的教师资格证,后经核查,确认何思云所持的教师资格证为伪。

  通报最后说,按照广西自治区教育厅文件要求,“特岗教师”何思云三年内未取得教师资格证不能转岗,而且转岗资格核验时间早于2017年5月25日的“平南猥亵女童案”案发时间,是正常的核查工作,不存在案发后针对其核验报复问题。何思云不能转岗是因为没有取得教师资格证,与其举报猥亵女童案没有关联。

“女教师举报猥亵女童遭停职”当事人微店遭遇大量退单 希望“重新调查”

  ↑平南县教育局2月21日通报称,何思云失去教职与举报无关

  2月22日,何思云在其微博和公号发表回应文章,针对上述通报中的三次资格证考试未能通过和资格证真伪问题作出回应,称三次报名资格证考试,都只是报了名,“因为太忙没有参加考试。”

  针对资格证真伪问题,何思云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称,自己在2017年事发时就“没有回避过教师资格证问题”。自己的教师资格证“是大学时,通过培训机构取得的”,自己“从来都没有想过证书的真假问题。”

“女教师举报猥亵女童遭停职”当事人微店遭遇大量退单 希望“重新调查”

  ↑何思云2017年提供给媒体的职称证,后被撤销

  红星新闻记者通过查阅相关规定和咨询业内人士了解到,培训机构并不具有发放教师资格证的资质。

  何思云说,自己在2016年凭借原有的教师资格证评上了中小学教师二级职称,2017年举报猥亵事件发后,“当地教育部门调查我的资格证后,取消了我的职称。”

  何思云对此质疑,教师评称职必须要有教育资格证,“为什么之前我可以评上职称,没有人说的教师资格证是假的?等到我举报的事情发生后,再来调查说我的教师资格证是假的。”

  针对以上说法,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平南县教育局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证实何思云的二级教师职称在发现其资格证为假后“已经撤销”。该工作人员称评定职称时,没有发现其教师资格证为伪证。至于评定职称时,为何没有发现资格证为假,该工作人员称“这需要办职称的人来答复”。

  何思云称被“网暴” 微店遭遇大量退单

  “各种事情和声音干扰,微店这几天都没有时间打理。”上述通报发出后,网上出现各种指责声音,有人认为何思云撒谎,拿之前的事情炒作自己的微店,甚至有人说她造谣。何思云说,这两天不断有人通过微博,加自己的微信,甚至跑到微店来谩骂,攻击自己。

  离开教师岗位后,何思云远走南宁,在企业和培训学校上过班,曾经想考律师又不了了之,在公号上写过一段文章,“但都没有什么起色。做螺蛳粉之后,突然间又被大家关注了。”

“女教师举报猥亵女童遭停职”当事人微店遭遇大量退单 希望“重新调查”

  ↑何思云提供的部分退单信息

  “本来一直以为自己都走过来了,现在又要重新面对,又回到四年前的感觉。”面对“铺天盖地的指责,何思云用“恐惧”来描述自己这几天的心态。

  2020年12月,何思云在微博上发布消息说,自己开了网店卖螺蛳粉。很多了解其往事的网友纷纷支持下单。因为订单增加,何思云春节都是在南宁过的。

  但舆论发酵后,何思云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何思云提供给红星新闻的截屏显示,从2月22日凌晨开始,大量网购订单被退单,“退单的有五六千块钱。”何思云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情况,以前极少退单,“一般是人家误操作”。

  何思云统计,自己开微店四个月来,店里销售的320克10袋装,单价108元的“何思云螺蛳粉”一共卖出8253件。原本春节期间因为备货不够,有些单子还没有发货,何思云一直比较焦虑。因为她要“靠这个生存”。

  现在,对于微店的未来,何思云说自己也不知道。

  “举报事件”发生后,家人埋怨过她,生活不顺利的时候,何思云也后悔过,“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曾经有人给她介绍对象,“别人听说是何思云,就不提了。”

  曾经,何思云很喜欢老师这份工作,现在她称“自己心态很复杂,很失望。”她说,2017年的举报事件并不只是改变了自己的生活轨迹,而是颠覆了自己以前对于生活的所有认知。“发现自己二十几年的认知都是错的,你的三观要强行的改变。就像信仰,突然间要把你的信仰拿掉。”在同红星新闻记者的通话中,何思云一度长时间哽咽难言。

  2017年事发时,何思云曾发声希望能够“面对面和当地教育局来一次公开对话”,后来“没有下文。”

  针对此次舆论风波,何思云认为,平南县教育局和自己是“离职事件”的涉事双方,一方的说法不能被当成官方说法,她希望更高一级主管部门能够对此事“重新调查”。

  红星新闻记者 王震华 刘苹

  编辑 张寻

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均来源网络,全部转载,内容未经核实,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

平安普惠推荐人招募进行中......最省钱的兼职,单笔收益可达6000元!

平安普惠推荐人招募进行中......最省钱的兼职,单笔收益可达6000元!

瑞联盟自由创业,分享经济的背后,千亿财富的机会正在降临!

瑞联盟自由创业,分享经济的背后,千亿财富的机会正在降临!
瑞联盟自由创业,分享经济的背后,千亿财富的机会正在降临!
瑞联盟自由创业,分享经济的背后,千亿财富的机会正在降临!